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从《寄生虫》看韩国电影的探索之路

环球银幕 时间:2019-07-17 编辑:www.cx189.net 浏览:
在不久前的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上,韩国电影《寄生虫》揽得金棕榈大奖。奉俊昊导演的夺魁,在影迷心中既在情理之中又不啻为一个大大的惊喜。毕竟他的《杀人回忆》和《母亲》都是韩国现实主义底色的类型片登峰造极之作,而《汉江怪物》《雪国列车》以及《玉子

  在不久前的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上,韩国电影《寄生虫》揽得金棕榈大奖。奉俊昊导演的夺魁,在影迷心中既在情理之中又不啻为一个大大的惊喜。毕竟他的《杀人回忆》和《母亲》都是韩国现实主义底色的类型片登峰造极之作,而《汉江怪物》《雪国列车》以及《玉子》等,每一部影片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佳作,从对标美式科幻大片到创作出代表国际水准的“网络新电影”,奉俊昊导演的每一步都走在前面,而且功底扎实,他的舞台亦越来越大。

  《寄生虫》在戛纳的胜出意义非凡,它是韩国电影有史以来最辉煌的瞬间。韩国电影从1988年开始被逼上复兴之路,经过30年,已经在亚洲现代化产业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其电影票房与作品艺术性比翼双飞,各自辉煌又彼此映衬,书写了全球化市场时代民族电影双向崛起的佳话。在获奖感言中奉俊昊导演特别提到,金棕榈是韩国电影有史以来的最佳献礼。随后,文在寅总统也在贺电中再次表达了同样的感慨。

从《寄生虫》看韩国电影的探索之路

  《寄生虫》讲述了因机缘巧合被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贫、富两家人,本幻想着相安无事、各取所需,谁知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令一切秘密都没有了藏身之处……奉俊昊导演在片中自如地将黑色、惊悚、喜剧多种元素杂糅在一起,谐谑又悲凉地谱写出了一则辛辣的阶级寓言。资料图片

  韩国电影可以溯源到日本占领时期的1919年,比起许多文化大国起步晚了不少,在发源之初的25年左右时间里,一边找寻着民族性隐秘表达的途径,一边为了保留火种无奈借用着外文化的伪装。这种“委曲求全”无意中也练就了韩国电影在夹缝中求生存的能力并形成了“为我所用”的创意美学基因。因此,韩国对其电影的百年纪念虽然姗姗来迟,但好饭不怕晚,在创意与产业各环节配套设施都成熟之际,更显丰盈与硕果累累。诚如在戛纳获得大奖的《寄生虫》,既是一直被低估的“类型片导演”奉俊昊的个人代表作,也是韩国电影多年艺术成就的代言与象征,甚至意味着一种本土电影策略的胜利。

  1、韩式电影策略的胜利

  韩国电影特色明显,多人多色可谓其基底。

  “多人多色”顾名思义即创作人才多种多样与作品成色各不相同。李沧东导演在与笔者谈到韩国电影的力量来源时曾指出,“多样性”是韩国电影的生命力所在,而“强动作性、重口味与激烈的情感”则是其特征表现。此外,韩国电影高达80%的原创率也令人叹为观止,这也从一个侧面反衬出其市场的开放包容与创作者的自由活跃。

  1993年,在韩国电影市场对好莱坞开放5年后,其本土电影市场占有率一度只有15.9%,跌入历史最低值,“生存还是死亡”煎熬考验着韩国电影人。令人欣慰的是,不过5年时间,初出茅庐的“新韩国电影”便凭借谍战片《生死谍变》打败了在全球票房市场无往不利的好莱坞灾难大片《泰坦尼克号》,直接将1999年本土片占有率拉升至39.7%,同时韩国电影在消费者心中也开始具有了某种品牌价值。2001年韩国电影创造了奇迹,本土片票房占比突破50%,成为继美国之后本国电影占有率最高的自由电影市场。此后经年,韩国电影的本土票房占有率稳定保持在这一水准,并形成了类型齐全、分工精细、主创精英化、技术团队职业化的产业全平台全盛局面,缔造了全球范围内的产业神话。

从《寄生虫》看韩国电影的探索之路

  《汉江怪物》剧组。《汉江怪物》讲述了智商与生活水准都在平均线下的一家人,面对因美军失误而产生的庞大凶狠的汉江怪物,齐心协力营救家人的故事。资料图片

  当然韩国电影的崛起不是只表现在票房胜绩上,其不可忽视的艺术性也开始广受世界瞩目。2002年,林权泽导演和李沧东导演分获戛纳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奖;2004年,《撒玛利亚女孩》《老男孩》和《空房间》将欧洲三大电影节的重要奖项悉数揽入怀中。此后,韩国电影迅速在世界各大电影节上成为常客,李沧东、朴赞郁、金基德、洪常秀等成为全球影迷熟知的导演。与此同时,韩国电影评论圈也自发将本土片身上“既叫好又卖座”“既有类型电影快感又不放弃作者意识”的特征归纳总结,并命名为“well-made film”(优质电影)。而这一新概念电影的领军人物正是奉俊昊与朴赞郁导演。

从《寄生虫》看韩国电影的探索之路

  2003年韩国“优质电影”代表。《杀人回忆》《假如爱有天意》《老男孩》,从罪案片、爱情片到惊悚片,韩国电影类型多样、制作精良,票房与口碑双赢的局面初步形成。资料图片

  2003年是韩国优质电影的爆发年。这一年《杀人回忆》《老男孩》《丑闻》《假如爱有天意》《蔷花红莲》等兼备导演个人风格、问题意识同时并不放弃大众趣味的影片接连出现,它们最大限度地活用类型片框架和明星体系,受到大众青睐,也为韩国电影积攒世界口碑立下了不小功劳。国内卖座、海外得奖,观众开心、投资人放心,电影左右逢源的双赢局面越发巩固。从此,“优质电影”当仁不让地成为现代韩国电影的美学范式。尤其是它量体裁衣般科学的投入产出比,令韩国电影在商业和艺术两方面均有建树。

  学习欧美、活用类型是为了打破类型并超越欧美,韩国电影在不断学习与实践中,逐渐摸索、发展出适合自己的美学特征,并在打破原有类型叙事的禁锢后,添加进多种多样的韩国特质。这种“地域特质”,可能是嬉笑怒骂的台词风格,可能是独特的半岛政治局势,可能是完全地方化的人物关系,也可能是最深切的韩国社会问题意识……因创作人才的不同,这一地域特征在银幕上的表现不尽相似。但这种丰富的“统一性”恰巧是韩国电影的生命力源泉与独特标签。

  “优质电影”的表达探索从60后的姜帝圭、朴赞郁、奉俊昊、许秦豪等导演开始,通过代际传递延续与发展,如今韩国电影界的中流砥柱——70后的崔东勋、金容华、黄东赫、金成勋、罗泓轸、柳承莞、姜炯哲、张勋、尹钟彬等,均不断补充与丰富着韩国电影特殊的美学表现,韩国电影之路因此越走越宽,同时观众的欣赏水准与趣味也越来越专业和开放,而“优质电影”的特性已沉淀为韩国电影的美学基因,并逐渐上升为一种本土化振兴策略。

  当然,2008年之后随着大企业资本对韩国电影产业的管理愈发得心应手,票房回报也日渐成为大企业考察被投资对象时的某种硬指标,尤其对于新人导演而言,过度的商业引导,无疑会破坏韩国电影二十多年来健康、既有的生态环境。因此“优质电影”所提倡的左右逢源平衡术——平衡银幕快乐和现实思考,巧妙达到商业娱乐与作者意识的黄金配比——越来越面临严峻的考验。

  2、韩国电影界的团结合作